后妈觉醒后[七零]_第 123 章 番外五_免费小说阅读_文学77

第 123 章 番外五

舒书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许碧云被告事件让木湖绣娘们的事业进入了一段时间的瓶颈期和困难期,但对于绣娘们版权意识的提高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说起来并不算是坏事。

这场版权风波过去以后,刺绣的发展便进入了新的阶段。

宁香个人对许碧云没什么意见,许碧云带两个绣娘离开宁香阁自己发展以后,宁香和她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师徒关系。她平时会定期来看宁香,有什么不懂的也会问宁香。

木湖能有今天的发展,许碧云在其中出的力气不算小。而且当初她带着两个绣娘出去开工作室单干,算是带了个头,让其他绣娘们看到了更多的发展方向。

如今木湖有名气的几个绣娘,都是从宁香阁出去的,开了自己工作室和店面。

这些年,只要有绣娘想走,宁香从不会留人。

比起她们顾念情分一辈子委屈自己留在宁香阁,宁香倒是更希望她们能有更远大的目标,能更有野心一些。然后凭自己的能力走得更远,走得更高。

她教授她们技艺,带她们成名,不是为了让她们一辈子给宁香阁当绣娘的。

宁香鼓励她们走出去,有本事的话最好是走到世界各地去。而宁香自己自然还是数年如一日地做那些事情,一边传授技艺一边带着宁香阁的绣娘做作品。

她自己也没有停止创作,获了大大小小无数的奖项和人民艺术家等许多名头不说,隔些日子就会在国内和国外举办刺绣展,到国外去进行文化和艺术上的交流。

而宁香阁对外生意上的事情仍然都是林建东在管,林建东是宁香阁的大老板,宁香是宁香阁的绣掌,夫妻俩一直并肩握手前行,从未忘记初心。

林建东平时呆的比较多的地方是公司,也会去木湖厂房那边看情况,但是去的没有宁香多。但是近来他开始频繁往木湖跑,宁香不去他都要去。

宁香觉得奇怪,厂房那边有陈厂长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不知道他最近为什么老是往木湖那边跑。于是今天他从木湖回来,宁香睡前就问了一下他最近在忙什么。

刚好这件事林建东已经跑出结果来了,他把几份合同书拿过来放到宁香手里。等宁香大概看完了合同,他又把一沓设计稿拿到宁香手里。

宁香屏着气把所有东西全部看完,最后看向林建东:“你要给我建艺术馆?”

“嗯。”林建东看着他笑一下,“地已经都批下来了,艺术馆的大体设计是我自己出的,接下来交给建筑公司做具体细化。乡镇那边非常支持我们搞这个,给了很多政策支持,到时候艺术馆建成一开放,就是一个知名旅游景点,镇上巴不得的。”

宁香看着林建东,忍不住笑出来。

她这会都年过四十五了,在外面是德高望重受人敬仰的艺术家,是宁香阁的第一任绣掌,但私下很多时候在林建东面前,她还有一颗小姑娘的心呢。

自从和林建东在一起结婚后,她总有一种越活越年轻的感觉。

刚重生回来的时候一身怨恨和负累,虽说心里有目标,但一直就过得有些沉闷闷的,心里和身上都压着许多事情,婚后有人疼着,则是活得越来越轻松越来越自在了。

她放下设计稿伸出手去,抱上林建东的脖子,所有的话都在笑容里。

***

在林建东为艺术馆的建造忙碌着做所有准备工作,发招标通告邀请各大建筑公司来投标,并确定建筑公司等事情的时候,宁香也没有闲着。

宁香特意为艺术馆的奠基仪式做了两幅作品,到奠基仪式的那一天,把两幅作品拿出来进行义拍。承诺拍卖所得所有金额,全部作为善款捐出去。

艺术馆奠基仪式的那一天,林建东请来了很多地位很高的人。都是他几十年生意做下来积累起来的人脉,比当年宁香阁第一个店铺开业,那排场可大多了。

也就在奠基仪式上,宁香的两幅作品拍了八十万。

八十万她一分都没有自己留,全部都捐给了慈善机构。而捐赠是有明确方向的,她要把这些钱全部用于帮扶贫困地区的女童,让那些上不起学的女孩子可以有学上。

当然捐赠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这件事她会一直做下去。

他跟林建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女孩子和她一样,家里穷上不起学读不起书,她最知道其中的滋味。她努力走出来,也是为了要给那些女孩子掌一盏大灯。

帮到一个是一个,帮到两个是两个。

***

两三年后,宁香刺绣艺术馆正式对外开放。这个私人刺绣艺术馆,对于刺绣发展历程来说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也是对宁香事业高度的最终极体现。

开馆那一天,宁香和林建东站在艺术馆大门外,看着游人结伴往来,脑子里回顾几十年来一路的打拼,只觉得内心满实——所有的努力都有了最好的回响。

站一会,林建东转头对宁香说:“出去走走?”

宁香虽然常来木湖,但并不经常出去转。平时就算一家三口休假出去玩,也是往别的地方去的多一点,毕竟对木湖那实在是太熟了。

今天心情格外好,宁香坐上林建东的车,兜着风把整个木湖全都转了一圈。

木湖这些年发展得非常快,从一九八零年到现在,整整二十五年的时间,完全变了一番样子。现在各个地方还在规划做建设,将来自然会发展得更好。

林建东把车开到乡下村子里,村子里也变了大模样。因为公路修通,河道上的船只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多,大家出行更多的开始依靠公路和汽车。

这二十五年的时间,宁香一直没有再回过甜水村。现在再回来,只能依稀看得出小时候村庄的模样,大体上都变了,至少家家户户都住上了二层小楼房。

有人家屋子建得好的,那跟城里的别墅没什么两样。

宁香没有张扬,以她和林建东现在的身份,以及对乡镇做出的贡献,回来一定会引起很大的轰动和骚动。于是她和林建东两个人找路悄悄绕过村子,去到宁香最熟悉的那个小河边。

宁香曾经住了好几年的住家船还停靠在原来的地方,岸边柳枝长得比以前要长,柳条全部搭在船屋的棚顶上。远远那么瞧过去,依然充满了江南风味。

林建东特意带了钥匙,到了河边上船开门。

船里的一切还是宁香离开时候的样子,没有人来动过,只是到处都落了许多灰尘,还有满屋子的潮气与霉味。林建东伸手打开窗户,让河面上的风吹进来。

宁香在后面进屋,不嫌弃屋里的潮气和霉味,目光含笑看了看屋里那些熟悉的摆置,看完后转身回过头,打眼看到门楣上挂着一个香袋,上面绣着两枝明黄色的桂花。

林建东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到了那个香袋,在河风里轻轻地晃。

看着门楣上的这个香袋,宁香想起当初自己刚住进来的那天晚上,她找边角料做了这么个香袋,在里面装满了桂花,让它见证自己新生活的开始。

她还记得,当时她挂起香袋的时候对自己说——姑娘,你现在才十九岁,这辈子还很长,以后学会取悦自己吧,过点自己喜欢的日子吧。

现在人生已然过半,她此时看着这个香袋告诉自己——姑娘,你做到啦。

现在的一切,包括身边的每一个人,她都非常喜欢。

对自己说完话宁香回过头,给林建东露了一个大而明亮的笑容。

随后两人默契地转身,笑着站到船屋的窗户边,看着河面上的风景。小船边游过一群鸭子,身后留下浅浅的水波纹。晃动的水纹里映照出两个人的笑脸,以及无数个温暖的过往瞬间。

林建东伸出手,宁香笑着把手搭到他手心上。

(全文完)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