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兵王大护法_第0357章 决 战 九_免费小说阅读_文学77

听到远处传來激烈的枪声,肖洪起道:“看來省厅重案组已经与埋伏在赵家山的黑衣人接上火了,民警随你将嫌犯押回去,我带着民兵前去支援。”

江萍急忙阻止:“不,你的手臂已经负伤,你回去,我去赵家山吧。”

肖洪起憨厚地笑了笑:“我再负伤也是个大男人,听话啊,一定要将这几个嫌犯和同事们的遗体送到啊。”

江萍还想说什么,但嘴巴动了动,终于沒说出來。她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按级别,肖洪起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就得服从他的命令,更何况他这是有意地保护她呢。

她眼圈一红,一下扑进肖洪起的怀里:“你可要注意安全,给我活着回來。”

肖洪起心中泛起阵阵波澜,三十大几了还沒被女人这么抱过,因而一时窘迫,忙答应道:“好好,我答应你。我走了。”

拉开江萍的手,他摆了摆手,算是再见。

然后对着大家喊道:“民警随江书记回市公安局,民兵兄弟随我去赵家山,赶快行动。”

治安民警们的两辆战车已被炸毁,江萍和民警们都上了前面一辆装运民警遗体和嫌犯的汽车。

肖洪起和廖景洪上了车后,率领民兵向赵家山奔驰而去……

此时此刻,朱清宇正和邓红樱正带着赵茂雷等十几个特勤全力搜捕郭家父子,在外院守候。

郭家公馆的每一间房都搜了个遍,一条暗道也走出头了,就是不见郭家父子的踪影。

这时,一个细小的声音叫道:“目标前方五十米,目标前方五十米。”

朱清宇一个激凌:前方五十米。这儿已是暗道的尽头了,难道这郭家父子还遁在地壳之中。

他敲了敲暗道尽头的挡土墙,传來沉沉的回声,意念一动,一扇防盗铁门已经打开。

再看里面,灯光昏暗,烟雾弥漫,朱清宇嗅到了不平常的气息,对着身后的特勤们叫道:“快后退,有毒。”

特勤们忙向后跑了几十米,朱清宇开启夜眼,进入坑道中,他因吃了太上老君的百毒丹,已炼成了百毒不之身。

“以前咋沒见过这半截坑道。”他心里想着,慢慢向里面走去,邓红樱跟在他的后面。

这条坑道宽五米,高四米左右,可以供两车同行,看來是郭家最近才新挖一条战备通通。

才走十多步,就见郭耀庭立在坑道中央,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全身泛着绿光。

“朱清宇,终于又來了。”郭耀庭睁开双眼,大喝:“鬼兵何在。”

立刻,从地下蹿上出几十名阴兵,手持无影刀向朱清宇杀将过來。

这些阴兵面无表情,身形浮动,手中无影刀也只是一道白影,朱清宇一看,十足的无影帮的弟子模样。

“难道郭耀庭将无影帮弟子的阴魂收了,沒有让他们投胎转世。”朱清宇正想着,前面的两个阴兵已到了眼前。

“李江河。李江水。”朱清宇盯着两个阴兵叫道,他沒想到这两个人被他打死了又成为他的对手。

“血红宝剑。”他大喝一声,一道金红的光亮呈现,血红宝剑已攥在手中。

“神光无极。”他纵身一跃,宝剑挥出,一道金红色的寒芒呼啦一声闪过,李江河和李江水一声惨叫,灰飞烟灭。

再连续挥出两剑,又是一片惨叫声,那些浮动着的阴影早已魂飞魄散。

这血红宝剑已被太上老君的阴阳神火煅铸,使它成为收拾妖魔鬼怪的利器。

见自己花了无数心血操纵的鬼兵被朱清宇三剑就全部斩绝,郭耀庭的心里滚过一阵巨痛。他大吼一声,绿光一闪,一柄鬼头大刀攥在他的手中,散发着幽绿的光芒。

郭耀庭口中念动咒语,五把沒有刀把的鬼头刀在头顶旋转,他手中的鬼头大刀一挥,头上的鬼头刀如利箭般向朱清宇和邓红樱弹射而去。

朱清宇大惊,急忙挥动宝剑,“光光光”几下,将鬼头刀劈退。

但是邓红樱手中却沒有武器,她不停地腾挪闪躲,可那两把鬼头刀却直绕着她的脖子猛扎,忽然,她踩到了地上一颗石子,身子一歪,差点倒地。

就在她迟疑的时候,一柄鬼头刀已深深插入她的脖子。

“红樱。”朱清宇见状一下飞扑过來,但那几把鬼头刀也跟着追了过來,朱清宇沒法,只得又起身对付鬼头刀。

郭耀庭脸上洋溢着得意的微笑,他不停念动咒语,那几把鬼头刀在朱清宇头上转动。

朱清宇想,如果不将郭耀庭打倒,这鬼头刀就不会消失,于是推出一掌,一道神火向郭耀庭扑去。

郭耀庭急忙闪身,神火呼啦一声轰向地道的暗墙,墙上被灼出一个大坑。

“今天老夫和你拚了。”郭耀庭一喝而起,纵向空中,手舞鬼头大刀向朱清宇劈來。而那几把无把鬼头刀则不见了。

朱清宇毫无畏惧,举剑相迎,“当”的一声,血红宝剑与鬼头大刀猛烈撞击,发出巨大声响,火光四溅。

郭耀庭直觉手臂发麻,胸口发闷,空中一个后滚翻后落地,倒退五步后才站定。

朱清宇只觉手臂微微颤动,虎口有些灼热,他沒想到这郭耀庭功力如些厉害,如果是一般的武林高手,定然不是他的对手。

“看來是要用一些手段了。”朱清宇腾空而起,挥剑向郭耀庭劈去,郭耀庭用尽全力一挡,“啪嚓”一声,鬼头大刀断裂,郭耀庭双膝跪在地上。

“噗,,”一口乌血从他嘴里喷出,乌血落地之处如硫酸一样起了一层白泡,看來含有巨毒。

朱清宇将宝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冷笑一声:“还不出手就擒。”

说毕一条神绳飞出,自动将郭耀庭绑上。

郭耀庭本來还有机会遁走,沒想被神索捆绑,再逃的希望破灭了。

“说,郭万春在哪儿。”朱清宇厉声喝问。

“哼哼,反正是个死,你动手吧。”郭耀庭**着说道,闭上了眼睛。

朱清宇真想将他斩了,但是他是一个重要人犯,于是强咽下一口气,急忙來到邓红樱身边。只见她双眼紧闭,脸色惨白,一把大刀已从脖子上对穿而过,她已沒了呼吸。

“红樱啊,你醒醒,醒醒啊。”朱清宇失声痛哭,心里一阵绞痛。

此时赵茂雷等人來到,见此情景,无不痛哭零涕。

朱清宇哭了一会儿,将鬼头刀从她脖子上扯出來,右掌用力,一股真气喷出,土封住了伤口,再将双掌按在她的心窝里,催动真气,试图起动她的心脏。

一会儿后,他大汗淋漓,但那邓红樱却沒能起动脉搏。

“红樱,你就这样走了吗。你不是还要和我一起生活吗。不过你走了也好,你受了那么多的罪,就好好休息吧,來世再见。”

说罢,他强压悲伤,站起來说道:“李正风,你带几人将郭耀庭带走,其余兄弟和我继续搜索。”

“是。”李正风几个上前,将郭耀庭押走了。

朱清宇一挥手,将邓红樱化成小人儿,放进贴身的衣服荷包里面,然后沿着通道继续向前。

大约行进了一百多米后,却又被一道铁门挡着,朱清宇意念一动,铁门弹开,外面投进來刺眼的阳光。

朱清宇走出通道,一看已到了三江河边,这里是三江河的上游,河流湍急,有两只小船停泊在河边,随着水流的冲击,发出轻微的声响。

这时,一个细小的声音又叫了起來:“目标三江河下游二十五公里,赶快追击。”

朱清宇觉得这仙智是越來越灵了,这不是提示,而是下命令了,而且这声音听起來好似太上老君的声音,莫非他在天上还盯着自己。

他來不及细想,对赵茂雷道:“你们回去向李处长报告,我追郭万春去了。”

说毕,腾空而起,向三江河下游飞去。

几分钟后,朱清宇已到达边城与富源市的交界之处,只见前方不远处,一只冲锋舟正全力向前开进,舟上坐着三个人,上面还架着一挺机枪。

朱清宇稍一寻思,随手投出两颗气弹,轰向冲锋舟附近水域,击起冲天浪花。

冲锋舟被水浪掀起一丈多高,再落下來时,已失去稳定,舟上的人全部落水。

呛了几口水后,所有的人全都露出了水面,只有一个人露出來后,喊了一声“救我”,然后又沉了下去。

“王书记。我來救你。”只见一个人叫了一声,快速向向前面的落水处游了过去。

“王浔阳。”朱清宇在空中一个激凌,他沒想到这个边城一手遮天的父母官在这个时候选择逃走。

又见前面那个大汉扎了个猛子,将落水的王浔阳捞了起來。向岸边游去。朱清宇一看那大汉,正是地委保卫科长于东虎。

另一个人水性极好,手里的机枪都沒失落,并已游到了岸边,朱清宇这时一看,此人正是郭万春。

于东虎此时正在给王浔阳捶背,王浔阳全身湿透,弯着身子正在大口吐水。

而郭万春却看见了天空中的一道黑影,想起刚才为什么会有气弹从空中飞出爆炸。难道朱清宇已经发现。

想到这里,他端起机枪,向天空的黑影扫出一梭子弹,那黑影在空中化了一道狐线后,向他飞扑而來。

“啪。”郭万春当胸中掌,一口血雾喷出。

“噗。”再一脚踢出,郭万春倒飞出去,重重落地。

这不过在一眨眼之间,郭万春纵然有高深的武功,在大神面前竟如此不堪一击。

一条绳索自动飞出,将郭万春绑了。

郭万春躺在地上,涕泗横流:“父亲,孩儿不孝,沒有完成你的旨意,我们郭家,完了。”

朱清宇沒有理会他的自言自语,转身去捉王浔阳和于东阳,却见二人已经扑到河边,向下游跑去。

朱清宇脸上划过一丝冷笑,化着一道白光,挡在了他们的前面。

二人大惊,转身又跑,腿上流出一泓液体,不知是水还是尿,不过这时一股尿骚味传來,看來是失禁了。

“我看就沒必要再跑了吧。”听见一声阴沉的话语,二人霎时站定。

“哟,这不是地委王书记吗,你咋会在这里。”朱清宇故着惊讶状。

王浔阳冷哼一声,风度翩翩的他此时如一只落汤鸡,全身因寒冷和惧怕而颤抖不已。

那于东阳也一只斗败的公鸡,毫无生气地在那儿打着寒战。

反抗已是多余,多说也毫无益处。二人一声不吭,只是向朱清宇投來悲愤的目光。

朱清宇将二人绑了,一手提着一个來到郭万春旁边,再化出贮物袋,将化成小人儿装了进去,然后向郭家公馆飞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